刘嘉远:当博斯曼法案来到中国

2018-09-27 08:58:06  A+ A-

  近期足协已经确认,明年的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开始推行自由转会制度,这对于长期处于弱势地位的中国职业球员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。

  2010年临近年尾,中国足协去年修订转会规定后留出的改制过渡期行将结束,近期足协已确认明年的中国足球职业联赛转会制度将与国际接轨,开始推行自由转会。说白了,就是国际足坛施行多年的“博斯曼法案”,终于进入中国足球的内部运转。这对于长期处于弱势地位的中国职业球员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。从俱乐部强势的单边态势转向球员和俱乐部双向选择的新格局,至少是回归市场的逻辑。

  自由转会曾在很长一段时间被国内足球圈的资方视作洪水猛兽,论战多年,反对声音始终占据上风。如今得以推动,也是借社会转型的东风。中国足球扫赌打黑以来,原有格局层层瓦解,推动自由转会这一市场运行机制的变革,既有外部压力,也不乏内在诉求。足协原计划2010年便施行新政,最终留出缓冲期,是谨慎吃螃蟹的做法。

  就国际足球产业近20年发展而言,让市场这支看不见的手发挥作用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。“博斯曼法案”生效后,足球贸易总额和人员流动频率远超以往,欧盟球员过去因国籍差异产生的“外援”身份消失,腾出的注册名额令大量非欧盟球员获得参与顶级赛事的机会,此后欧盟东扩,人员流动壁垒加速坍塌。新千年后,欧盟与非盟、中北美加勒比地区及太平洋地区77国签署“科托努协议”,将国际足坛的人才流动围墙彻底击穿。近年西甲宣布上述77国球员自由就业,德甲解除外援限制,市场的力量作用巨大。这一系列变革造就了今日世界足坛战术交流极其频繁,国家队强弱差距缩小,超级联赛涌现,足球关联的资本总额节节高升的新局面。

  自由转会最大限度发挥了市场调节的作用,也扩大了足球市场参与者的差异。今天世界上某家小球会内如果出现名天才少年,豪门们可在一周内纷纷出动跟踪评估,为争夺人才展开激战。各种赞助商也会纷至沓来,预估少年未来的商业价值。小球队想留住自己的明星球员几乎不可能了,球队间因购买力导致的实力差距在扩大。

  因而有观点认为,缺乏行政管制的足球市场,最终会死于市场的调节。这何尝不是中国足球在职业化初期长期抱有的畏惧心态?然而,职业团队运动的本质有别于其他的商业领域。在其他商业领域的竞争中,如果一个企业能够消灭竞争对手,占据垄断地位,它就取得了成功,可以获取极大的收益。但在运动领域,比赛结果的悬念才是吸引消费者的终极要素。这需要势均力敌的双方,创造出精彩的赛事来实现。所以,垄断反而不能带来最大的收益,何况任何球会可容纳的人力资源都是有限的。

  上述特质,在不同地域范围的团队体育赛事中都客观存在。因此,联赛而非单一俱乐部才应是承载市场价值的主体,单个超级俱乐部对联赛的垄断只会减少其获利并降低比赛质量。过去不吃螃蟹,是怕自由转会闹得中国足球人才流失,资本逃离,赛事低迷,却看不见对接全球市场可带来的更多资本与人才选择。

  其实不是市场调节不行,而是我们一直不信,没有按照市场的逻辑去制订游戏法则。现在无路可退,不妨信一次。

分享到:
足球交流论坛 足球直播,足球新闻 网址:www.y0008.com 版权所有 广告qq:1969339740 @2009-2017